人人心中有本账

更新时间:

交通局的会计刘德这几天愁开了,不是为工作发愁,而是愁送礼。别人愁送礼,不是不想送又碍于面子必须送,就是没钱,刘德不是,他打心眼里想送,家境也宽裕,他愁的是有礼送不掉。

人人心中有本账

让刘德送不掉礼的是新来的张局长。张局长半年前从外地调来,上任没几天就逐个了解局里职工的情况,询问他们工作、生活是否有困难,有的话,局里会力所能及地帮助解决。工作三十年,这样的询问刘德经历过多次,深知不能不说,不说就是不信任领导,也不能多说,领导刚来,说多了是给领导找麻烦,于是想了想说:“工作上没什么困难,家里倒有件烦心事,儿子大学毕业五年了,一直没找到像样的工作。局里前几年招过两次人,儿子笔试成绩一次第二,一次第三,但最后都没被录取。”

“成绩不错啊。”张局长停下手中记录的笔,惊讶地问刘德,“是招的人太少?”“哪次也招五个以上。”刘德沮丧地说,“还能为什么,跟领导关系不硬呗。”“我看过你的档案,知道你在局里兢兢业业工作了三十年,从没错过一笔账,这很难得。”张局长沉吟了一下,没评论他的前任,而是说,“过段时间局里还要招人,回去让你儿子先准备一下,成绩差不多的情况下会优先考虑的。”

这样的话,刘德耳朵都听出茧子了,知道当不得真,但转念又一想,这毕竟是一次机会,死马当活马医吧,于是又让儿子参加考试。儿子也争气,三个月后考试,不仅笔试成绩第一,面试成绩也第一,毫无悬念地进了交通局。

儿子笔试成绩好,刘德并不感到意外,面试成绩第一,倒让他吃惊,前两次都是面试成绩不行,拉低了总分。这次结果一出来,刘德就后悔了,儿子考试前,妻子让他打点一下张局长,他不以为然,说前两次都打点了,儿子还不是名落孙山,送也白送,索性不送。他妻子说那是你以前的关系没别人硬,张局长是外调来的,你先联络一下感情没错,他没听。现在看来,张局长十有八九是见他儿子笔试成绩好,又说过优先考虑的话,便送个顺水人情,让他儿子面试也第一,确保能被录取。

儿子的工作问题一直是刘德的心病,现在心病没了,他觉得应该谢谢张局长。于是买了一堆礼物,晚上去了张局长家。张局长见他提着礼物,眉头一皱:“刘德,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!”“张局长,您帮我们家这么大的忙,我们一家子都很感激您。”刘德放下礼物说。“你儿子是个人才,局里需要这样的人,你不必为这个来谢我。”张局长说。张局长越是这样说,刘德越觉得必须感谢,可张局长就是不收,没办法,他只好提着礼物回去了

那天晚上,刘德几乎一夜没合眼,他买的礼物既拿得出手,又不太贵重,再说只是事后表达感谢,又不是行贿,张局长为什么不收呢?

这样愁眉不展了一周,那天他下班回家,在小区里见有人提着礼物,突然明白过来。他们局的职工大都住在一个小区里,张局长家和他家相距百十米,估计有人看见,见他提着礼物,谁都能猜着是送给谁,张局长估计是怕影响不好,所以才坚决不收。

刘德思来想去,最后他觉得送代金券比较好,既可传达谢意,又不直接。拿定主意后,他去小区附近一家大超市,买了几千块钱的代金券,装在一个信封里,晚上又去了张局长家。

刘德第二次来,张局长原本很高兴,但见他坐下便拿出个信封放在茶几上,脸就一下沉了下来,问他里面装的是什么。刘德说是别人给的代金券,家里用不了,送一点给他。张局长把信封装进刘德的口袋,说:“你是局里的元老,我敬重你,别跟我玩这些小把戏。”说完,不等刘德回话,又说:“你来的正好,我正有事情想问你。听说你在家里也记了三十年的账,都记些什么?”

刘德只好顺着张局长的话茬说:“什么都记,每天买了什么,单价多少,总价多少;天收入,天支出;月收入,月支出;赤字还是盈余;季收入,季支出;年收入,年支出。每年还有总结。”“坚持三十年,真难得。”张局长听后啧啧称赞,“可以说你用账本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社会的发展。”“我没想那么多,记习惯了。”刘德疑惑地看着张局长,半天才说,“张局长,您也记?”

“我记日记,顺便也写每天的花销。”张局长不好意思地说,“肯定没你专业,我是有一搭没一搭的。不过一天不记,总觉得少了什么,记了心里才踏实。”“我也是。”刘德找到了知己,兴奋地说,“有时候不记,夜里睡不着,爬起来记了,才能睡着。”

两人说了一会账本,又说了一会工作上的事,张局长始终没让刘德再找机会把信封拿出来。回去后,刘德望着那一堆礼物和信封里的代金券,既懊恼又心疼,这样一来,这个月的收支就严重不平衡。

想到收支,刘德猛一激灵,张局长跟他说记账是什么意思,难道是怕他记账?前段时间有个新闻,说有个跳楼的商人临死前留下一本行贿账,检察机关顺藤摸瓜抓了一批贪官。看来张局长表面上在问他记账,实际上是在向他核实!既然他每天每笔都记,张局长哪里还敢要他的礼物?他还傻乎乎地在那里卖弄,真缺心眼啊!

找到了问题的结症,刘德更发愁了,他家里的账记了三十年,用去二十个账本,即便他不把送礼花的钱记上,张局长会相信吗?为儿子工作的事,他操碎了心,前两次局里招人,他就差给领导跪下了,到头来还是没录取。这次局里录取了他儿子,解决了他的后顾之忧,明眼人都知道是张局长起了决定性作用,他若不感谢,就算别人不骂他,他自己心里也不安。

接下来几天,刘德寝食难安。妻子知道他的心病,见他每天折磨自己,就说:“不让你记那破账,偏不听,这回把自己难住了吧,干脆烧了算了。”妻子的话点拨了刘德,他兴奋地一下跳了起来,账本烧了不就没痕迹了嘛,张局长也不用担心了。他拿出装账本的小箱子,一本本翻看着,心里虽然舍不得,但一想起每天见到张局长时内心的不安,还是下决心烧。

烧账本那天,刘德提前下班,回家抱起装账本的小箱子,来到小区一个垃圾池边,张局长下班回家会路过这里。他大张旗鼓地烧,就是要张局长看见,否则烧也白烧。刘德的反常举动很快吸引来一堆人,纷纷问他为什么烧账本,他也不回答,沉着脸一页页撕账本。

烧第四本的时候,人堆里响起一个声音:“刘德,你烧什么?”“烧账本。”刘德听出是张局长的声音,他像是等了半天,终于等到父母一样,忽然想哭,哑着嗓子说,“家里以后再也不记账了。”

“好好的账本,你烧什么呀。”张局长挤了进来,看了看说,“这可都是历史,有研究价值的,你不要,可以捐给博物馆啊。”“在我眼里,它就是一堆废纸,放着还占地方”张局长费解地看着他,最后叹息一声,转身走了。

这晚,刘德一身轻松地又来到张局长家,进门就掏出那个信封,放在茶几上。“刘德,你怎么还不死心啊。”张局长没想到他又来送礼,就有些恼。“今天您都看见了。”刘德讷讷地说,“我再也不记账了。”“你烧账本就为了向我表明你送礼没记账,让我放心?”张局长诧异地看着他,愣住了,半天才说,“亏你想的出啊!”

“您帮了我家天大的忙。”刘德苦笑着说,“不感谢你,谁都会骂我忘恩负义。”“其实我没帮你,是你儿子很优秀,他自己考上的。”张局长无奈地说,“我只是按规章办事,你不必放心上了。”

“我儿子再优秀,遇不到你也考不上,你就是我家的贵人。”张局长一再拒收,刘德快急哭了,“你若不收下,我的账就做不平了,就欠下你的,一辈子心里都不安。”

“可我若收了你的礼,我的账也不平了。”张局长一急,也说起账来,“我的账不平,一辈子就会担心受怕,你要真感谢我,就别让我受这折磨。”

是啊,人人心里都有本账的,听了张局长的话,刘德如醍醐灌顶般愣住了,眼里慢慢蓄满了泪水。

上一篇: 五百万 下一篇: 学会收集快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