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心富翁破产,前妻最后的宽恕与拯救

更新时间:

抛妻弃子

花心富翁破产,前妻最后的宽恕与拯救

花心富豪左拥右抱

今年36岁的黄石发是南阳市宛城区人,1991年8月,高中毕业后,他在卧龙区中原大酒店谋得了一份酒店服务员的工作。聪明勤快、头脑灵活的他读了夜校,考取了大专文凭,并为酒店提出很多合理建议,深受老板器重。两年后,他被提拔为酒店大堂经理。

1994年,黄石发和酒店女领班夏庆娟相恋,夏庆娟比他小一岁,是酒店老板的外甥女,长相靓丽、心地善良。两年后,他们喜结连理,次年有了儿子波波。

男人一有钱,就会招惹那些不怀好意的女人的惦记。在一次朋友聚会上,他认识了一个叫乔俊慧的女孩。时年21岁的乔俊慧是湖北襄樊市人,中专毕业后来投靠南阳亲戚,在一家通讯公司做业务员。交谈中,黄石发为乔俊慧的美貌所倾倒,而乔俊慧得知黄石发是个千万富翁后,也是百般讨好。当晚,两个人就发生了关系。随后,黄石发让乔俊慧辞掉工作,专心做他的二奶,并在卧龙区景苑小区为她租了一套单元房,还承诺每月给她3000元零花钱。乔俊慧的激情与活力让黄石发欲罢不能,他找各种理由留在乔俊慧那里,夜夜缠绵。

2006年初的一天,夏庆娟有事外出。黄石发把儿子送到父母家,索性带乔俊慧到家中作乐。谁知,夏庆娟因故中途返回,恰好撞到丈夫和乔俊慧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!她感到头晕目眩,发疯般地扑上去厮打黄石发,哭喊道:“你这个没良心的!你一无所有时我嫁给你,现在有钱了竟干这种事……”面对突然出现的妻子,黄石发非常震惊,他气急败坏地一把推开妻子,吼道:“你管不着!”乔俊慧趁机狼狈逃走了。

此后,黄石发肆无忌惮地长期留宿在乔俊慧那里。为了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,夏庆娟苦苦哀求:“求你看在孩子分上,好好过日子吧!”黄石发对妻子说:“我离不开她,你要么默认,要么我们离婚,你自己选择吧!”

丈夫的话让夏庆娟哭得肝肠寸断,早些年事业刚起步时,她起早贪黑在饭店帮忙,从不舍得买一件新衣;怀上儿子后,她挺着大肚子,劳累得腰也伸不直……如今苦尽甘来,丈夫竟背叛自己!这种屈辱的日子维持着又有什么意义呢?

2006年5月,黄石发和夏庆娟协议离婚,儿子归夏庆娟抚养,黄石发一次性支付30万元抚养费。离婚后,夏庆娟用这30万元钱在宛城郊区买了一套二手两室一厅房,住了下来。几经周折,她又应聘到一家纸箱厂做仓库管理员,每月1000元。

可黄石发在离开妻儿,天天和乔俊慧吃住在一起后,日子久了,黄石发又心生厌烦,他开始到夜总会寻欢。在这里,他认识了个性前卫的女孩白婷。白婷又向他介绍了自己的姐妹杨菲,两人同时“服侍”黄石发。在两人轮番轰炸下,黄石发深深沉醉了,他当场给每人2000元小费,并以每人每月5000元钱把她们同时包养了起来。

乔俊慧很快觉察到了这件事,本想转正做妻子的她找黄石发理论,黄石发警告她说:“做人要本分,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!”乔俊慧无言以对,但她很快释然,黄石发既然能抛妻弃子,自己跟着他又会有什么好结果?自己本来图的就是钱,何必较真呢?这样想着,她也就默认了。从那以后,黄石发每月单号到乔俊慧那里过夜,双号则跟白婷和杨菲“鬼混”,生活越来越糜烂。

为寻求刺激,黄石发突发奇想:让3个女人住到一起。为此,他“开导”她们说:“你们几个都是我的女人,要一起好好服侍我,你们好好表现,我另外还有奖励。”在黄石发的金钱利诱下,3人同意同住一室,并争相卖力讨好他……

大难来临

落难富翁无处安身

沉迷女色的黄石发,再也没有心思打理生意,饭店效益日益下滑,一些分店情况更糟,员工工资都无法发放。他不但不整顿,反而采取减免员工工资和扣发奖金的手段来减少亏损,员工们怨言四起。

2007年初,由于黄石发监管不严,一些分店经理联合财务一起做假账,把赢利装进了自己的腰包。再加上员工懈怠工作,饭菜质量下降,分店生意更是冷清,变得入不敷出。黄石发赔得一塌糊涂,相继关了十多家分店。

很快,120急救车和交警相继赶来,黄石发等3人被送往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。南阳市高新区交警大队民警接警后到现场进行勘察,确认黄石发是酒后驾车失控,导致其所驾驶的本田轿车穿过护栏后又撞向对面临时停靠的大货车。

在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,经检查,白婷和杨菲仅受了皮外伤,没什么大碍。得知黄石发仍然躺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,两人吓得六神无主,悄悄离开了医院。临走时,白婷给医生留下了乔俊慧的电话,并谎称她是黄石发的妻子。

凌晨3时多,正在睡觉的乔俊慧接到医院电话后,急忙赶了过去。医生将车祸的情况告诉她,并严肃地说:“病人情况紧急,要想保住生命,必须尽快手术。”情况危机,被误认为是黄石发妻子的乔俊慧只好拿出自己积攒的3万多元交了手术费,并在手术知情书上签了字。

8个多小时后,昏迷中的黄石发从手术室推了出来。乔俊慧从医生那里得知:黄石发是粉碎性骨折导致神经断裂,尽管手术成功保住了生命,但由于伤得严重,黄石发高位截瘫——从胸部以下没了知觉。乔俊慧大吃一惊。

黄石发醒来后,挣扎着想从床上坐起来,但双腿一动不动。乔俊慧将他的病情如实相告。黄石发痛苦极了,用双手疯狂地捶打着自己的头……

4月20日,医院催缴医药费,黄石发让乔俊慧到分店转一部分钱。然而,在听说黄石发出事后,各分店人员,瓜分了店内的财物,都作鸟兽散了。乔俊慧把情况反映给了黄石发,黄石发长叹一声,把银行卡交给乔俊慧,让她去取10万元医药费。

乔俊慧取钱时发现黄石发卡上仅余30多万元!这几天,她每天在医院伺候黄石发,内心很是厌烦,本以为能从黄石发身上大捞一把,没想到他大势已去。医生说黄石发几乎不可能再站起来,自己跟着他,不是要当一辈子保姆?自己最美好的青春都给了黄石发,而现在一无所有。她怎么甘心呢?突然,一个计划在她心中产生了:把黄石发的房子卖掉,离开他!

不几天,乔俊慧便联系到一个买主,以50多万元的价格把黄石发的别墅卖了,并转走了他账户上余下的20万元。

2007年5月底,做完这一切,乔俊慧悄无声息地离开了。躺在医院里的黄石发还蒙在鼓里,直到医生再次催缴住院费,黄石发才发现,他找不到乔俊慧了,手机关机,托朋友去别墅问,告知别墅已经卖了。黄石发恍然大悟,满腹悲凉的他颤抖着手拨通前妻的电话,痛哭流涕地喊了一声“庆娟”。在夏庆娟诧异的询问下,他哭诉了自己的遭遇,并乞求道:“我是一个将死的人,临走前,想见一眼你和孩子。”夏庆娟震惊极了,自从被丈夫抛弃后,她就在心里无数遍地诅咒忘恩负义的前夫不得好报,而此时黄石发的遭遇却让她高兴不起来。可她仍然硬着心肠说:“你自己造的孽自己受,我们早就毫无关系了!”说完,她便挂断了电话。